宁夏回族自治区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宁夏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宁夏广播电视台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内容阅读

社会民生

90后男子沉迷游戏欠36.7万 声称去外地讨债后失踪

日期:2017-3-20 9:58:51   来源:长江日报(武汉)  
     一个90后小伙沉迷玩游戏,一年多时间竟然欠下36.7万元债务,父母替他偿还34.7万元后精神几近崩溃。昨天,满心相信儿子在外地办正事的市民武女士(化名)向武汉晚报记者求助:“我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的。”

(原标题:小伙沉迷游戏欠债36.7万元)

一个90后小伙沉迷玩游戏,一年多时间竟然欠下36.7万元债务,父母替他偿还34.7万元后精神几近崩溃。昨天,满心相信儿子在外地办正事的市民武女士(化名)向武汉晚报记者求助:“我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的。”

教育方式简单

容易导致孩子言行不一

教育专家提三点建议

针对小磊的情况,记者特意采访了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科所德育研究室主任王一凡。王一凡分析说,家长采用高压和专制的教养方式,很容易导致孩子趋利避害言行不一,以致成年后步入社会,也用固有的行为方式对待他人。对于童年和学龄启蒙期的孩子,他建议父母应该营造宽松、民主的家庭氛围,倾听孩子内心的真实想法,把孩子身上产生的问题当成教育的契机,而且身教重于言传。

落实到实践中,王一凡提到几点:首先,不能只看结果,要倾听了解事情的原委,分析产生结果的原因;其次,要站在孩子的立场认识原因或理由的合理性;最后,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给出合理化的建议,最重要的原则是不伤害自己和他人。至于生活、学习习惯和能力的养成都需要正确引导,不能粗暴阻止孩子体验新鲜事物。

围绕兴趣爱好问题,王一凡建议因材施教、因势利导,要全面和渐进培养孩子广泛的兴趣爱好。“没有游戏的童年是不完整的,但对于网络游戏应该严格限制时间和内容,培养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契约精神。”

上学时常逃课泡网吧

本月8日下午,彻夜失眠的武女士来到武汉晚报跟记者见面,她面容憔悴,言谈间努力克制内心的焦虑。通过武女士的描述以及照片和证书,记者对22岁的小磊(化名)勾勒出大致的印象:阳光帅气,表面顺从,内心叛逆。

小磊出生在一个小康家庭,小磊从小坐不住,喜欢打游戏,学习成绩一般。武女士说,小磊10岁就有爱撒谎的苗头,总是口头答应父母的要求,但几乎从不落实到行动中,经常以找同学写作业为由去游戏机室玩,后来发展到逃课去网吧上网。

小磊读初中起成绩越来越差,初中毕业后,父亲想尽办法把他送到重点高中借读,但还是管不住他,只能又把他送回老家借读、让亲戚帮忙照看,最后他高三毕业连高职高专都没有考取。

随后,父亲托关系把他送到北京学习空乘专业,勉勉强强拿了结业证。本以为他可以凭借外形条件进入航空公司,结果小磊说他不喜欢当乘务员,在一家游戏公司带客人玩游戏。

半年买游戏装备花费24万元

武女士说,丈夫患重症多年,靠吃中药控制病情,每月的医药费都是两三千元。尽管父子俩形同陌路,但丈夫一直操心儿子,坚持要求他从游戏公司辞职,回武汉找份正经工作。也就是从去年起,儿子开始频繁借钱、经常夜不归宿。

武女士向记者出示了一叠银行流水记录和私人借条,小磊从去年2月到8月,通过ATM取现、信用卡、支付宝等多种方式购买游戏装备,共计花费约24万多元。

父母掏出全部积蓄替他还清了债务,并多次托人给他介绍工作,他总是扯理由不去,还撒谎说自己在某酒店当服务生,其实整天跟朋友们一起吃喝玩乐。

今年春节后,小磊的朋友找到家里说,小磊欠他86400元,自己做生意急等钱用。武女士硬着头皮找亲戚借钱,还清了这笔债务。过了几天,另外一个朋友找上门说小磊欠他两万元,武女士再次背着丈夫替儿子还清了。可气的是,小磊一边发微信要她别管自己的事,一边偷偷地找舅舅又借了两万元。武女士几近绝望,在微信里放出狠话“你活着就是灾难”。

3月9日,小磊父亲老家的亲戚专程来汉,想规劝小磊,可小磊却爽约没有回家。

声称去外地追债再未露面

前天,武女士再次联系记者,称小磊到外地追债去了,他先前借86400元是帮一家中介垫付大学生的工资,现在中介负责人玩失踪。

据武女士说,小磊曾经在江夏一所高校周边组织大学生搞兼职,由他出面跟大学生签订协议,然后从每个学生的工资里提成50元。小磊前后介绍了54名大学生工作了16天,中介应该支付86400元,中介却要小磊垫付这笔钱。

武女士认为,儿子本性天真善良,容易受人蒙蔽。她去过那家中介,看起来很不正规,连个招牌都没有。3月13日,小磊回家后,说自己要去外地搜集证据。可接连几天,武女士打电话他不接,发微信跟他说父亲要住院,他也只回复“知道了”。问他在哪里,他就截图发位置信息。

昨天,记者拨通小磊两名朋友的电话,那名借钱给小磊的朋友称前几天小磊还在向他借钱。另一名跟小磊交往颇深的朋友先说他还在武汉,后来听说小磊有可能在外地,又怀疑小磊对自己有所隐瞒。
最后,记者没能电话联系上小磊,发微信希望他跟父母敞开心扉谈一谈,小磊并未回话。

本文来源:长江网-长江日报

[责任编辑:梵梦]
0

上一篇:村民交6年养老金账上却没钱 原是错帮同名者交了

下一篇:没有新闻